分享:

航空工業同齡人:我,出生于1951年4月17日……

2021-04-15 14:46:21 中國航空報微信公眾號 中國航空報專欄

《尋找航空工業同齡人》

出生于1951年的他/她講述了新中國航空工業70年,一群航空人和他們熱愛的航空事業。

1.jpg

青年時的楊會軍。

2.jpg

“1951年4月17日,是航空工業的生日,也是我的生日”

——航空工業洪都 楊會軍

1951年4月17日,我出生在軍人家庭。后隨父到江西。1970年8月,我成為洪都機械廠一名鉗工。

3.jpg

在航空工業洪都,我與駐廠的一名試飛員結為夫妻,我們共同為航空事業拼搏奮進,揮灑汗水,燃燒青春。我為自己是航空人感到驕傲和自豪。

我在精密鑄造車間做鉗工時,專注細致地做好每一批模具,雖然我在車間不能看見飛機整機,但我知道,我是生產線上重要的一個環節。

4.jpg

我也是文藝宣傳隊一名兼職演員。休息的時候,大家一起在禮堂表演,宣傳毛澤東思想,慰問生產一線員工,為生產加油鼓勁。我們滿腔熱情,歌頌黨的領導,歌頌祖國的航空事業,真切地奉獻著我們的青春與才華。

5.jpg

我參與了強5新機試制。強5機翼工藝比較復雜,我們一邊學習,一邊攻關,多少個日子披星戴月,最終攻克了難題。每次攻堅克難取得勝利,我們檢驗組都很開心,看到自己參與的產品風風火火地生產,我們內心也是激情澎湃的。強5是最先飛出國門的飛機,這對于剛進入改革開放的中國來說,是開創性的舉動。

6.jpg

大氣磅礴、煥然一新。如今,航空工業70歲了,洪都也70歲了,我也70歲了。我相信祖國的航空事業會蒸蒸日上,衷心祝愿我為之付出青春的航空工業基業長青。

7.jpg

8.jpg

“那個晴朗的日子,那代人對建設祖國的熱情深深地印在腦海中,遙遠的記憶像一根線拉著我,讓我踏上了回國的路?!?/p>

——航空工業成都所 賴元朝

9.jpg

從西工大空氣動力學專業畢業后,我來到航空工業成都所。1985年經過層層選拔和考試,我被國家教委選送到當時的西德學習。出國之前成都所已經接受了殲10飛機的型號研制任務。在國外學習期滿后,朋友和同學勸我留下,國外教授也一再挽留,當時確實有很多機會可以留在國外。但為了能夠參加殲10飛機的設計工作,我放棄了在德國繼續深造的機會,按時回到了祖國。

10.jpg

賴元朝的父親(前左一)與蘇聯專家在一起。

之所以回國,和幼年的記憶有一定關系。當時我在沈陽111廠上幼兒園,有一天,坐著父親的自行車到111廠義務勞動的活動現場。那天艷陽高照,眼前的工地彩旗飄揚,高音喇叭播放著高亢的音樂,人們熱情高漲地投入到義務勞動中。后來我知道了,那時正是新中國航空工業的初創時期,在蘇聯專家的援助下,大批有識之士投身于中國航空工業的建設中,為一張白紙的中國航空工業描畫著未來。

那個晴朗的日子,那代人對建設祖國的熱情深深地印在腦海中。那個時代的遙遠記憶,像一根線拉著我,讓我踏上了回國的路。

11.jpg

回國后,我就加入到殲10飛機的設計工作。雖然從事的是普普通通的技術工作,但是覺得十分有意義。當時的工作條件與現在相比非常艱苦。記得有一年夏天出差西安,大雨導致山洪暴發,沖毀了寶成鐵路,被困西安半個月,我最后不得不擠上滿載的公共汽車,翻山越嶺回到成都。

殲10首飛,當時我正在北京出差開會,沒能看到。在即將退休的前幾個月,參加了殲20首飛,那天對我來說,有著特殊的意義。為了那一天,我們等了太久。

同時出國的人,后來有些調離了成都所,去了更加有“前途”的單位。但是我一直沒有離開,從來沒有考慮過離開航空工業,直到退休。

12.jpg

70年的時光匆匆而去,在那個航空工業初創時期激情澎湃的年代里,那些曾經奮斗過的人如今很多都已離我們而去,我們將會永遠銘記他們,也記住了1951年4月17日。

新一代的中國航空人已經成長起來,他們接過老一輩的事業,完成了老一輩航空人想做而沒有做成的事。

作為航空工業的同齡人,在新中國航空工業創建70年之際,我想說:中國航空工業曾經創造了光榮的過去,未來必將更加燦爛輝煌。(視頻剪輯:柴俞)

責任編輯:實習編輯